说实话,从过去十几年的金融改革实践来看,金融腐败的问题并没有消除,而是越来越隐蔽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严跃进认为,相比东部地区,中部省份的房地产销售还是有“后发优势”,区域价值洼地概念被挖掘,导入更多的购房需求和资源。